探索中华文明起源之谜——牛河梁遗址(中)
 
 
    一、东方维纳斯在哪里?
 
东方维纳斯
 
    人们一提起西方的古代女神,自然就想起古罗马的维纳斯,可你知道东方还有维纳斯吗?1979年在辽宁喀左东山嘴,属于红山文化晚期的祭祀遗址里,出土了两尊女神。女神为陶塑裸体孕妇像,一件高5厘米,一件高6.8厘米,俩人大腹翩翩,皆无头无足,但腹、臀、大腿、阴部有女性突出表现,为倚坐式。这是两件写实性很强的小型圆雕作品,它们的尺寸都不到正常人体的二十分之一,在这小小的黄土泥块上,5000年前的巧匠展示了才华。为了着重表现具有特殊含义的女性特征,尽管作者对体躯下部的腹部、臀部、腿部给予了夸张的表现,可贵的是,这并未影响人体各部位之间合理的比例,无论从像的正、侧、背面看,都比较协调。两尊裸像一尊修长,一尊丰满,各显丰姿。国内外许多专家看到这两尊女裸像的第一眼印象就是:“中国的维纳斯。”这两尊女裸像是什么神呢?经专家们鉴定,她们是地母、地媪,是滋生万物、生产五谷的神祗。早在母系氏族社会时期,过着农业定居生活的人们,视大地如母亲,大地生万物,出五谷,使人赖以生存,故人们塑此种女像,象征大地之母,加以供奉,祈佑农业丰收。再看出土女裸像的圆台,这里正是祭祀的地方,称为祭坛,她们    有可能是人们供奉的地母神,或供先民祭祀祖先的小偶像。
    东山嘴遗址北距牛河梁遗址约50公里,这两处遗址中出土了一批女神的塑像,她们的发现不仅对中国史前宗教和文明起源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而且在美术界引起了震动。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认为中国古代缺乏人体艺术,其理由是生活在被认为是君子之国、礼仪之邦的主人不可能在大厅广众之下坦露人体,中国的人体艺术是从外国传来的泊来品,正当人们为缺乏人体艺术而感到遗憾的时候,这批泥塑作品展示了东方文明的风采,人体数量之大,从造型上、从塑造技术上已经相当成熟,塑造工艺也很精湛,令人叹为观止,这同世界各地出土大约同一时期的那些多数以写实为主,为夸大某些部位而使整个身体变形,以及过于简略粗糙的妇女小雕像相比,更胜一筹,完全有资格进入史前优秀雕塑艺术作品的行列。
 
    二、中国金字塔
 
祭坛
 
 
彩陶筒形器
 
    当你看到埃及金字塔耸立在世界文明之巅的时候,你可曾知道中国的金字塔?在牛河梁遗址考古队员们经过无数次的调查,终于发现了红山先民的墓葬,出人意料的是红山文化墓葬不是那一时期流行的土坑竖穴墓,而是在墓的顶部堆满石头的积石冢,所谓积石冢,顾名思义就是墓上积石。积石冢群环绕在女神庙周围,多建在山梁的顶部,海拔高达600多米,由单冢、双冢或多冢组成,虽然没有埃及金字塔那样高大,但颇似后世的帝王山陵一样壮观,被专家们称之为中国的金字塔。在冢下埋葬有若干个大中小型墓,分成不同的等级,冢砌石墙为界,冢上封土积石,由外向内层层起台阶。据说埃及的金字塔,塔身的石块之间,没有任何水泥之类的粘着物,而是一块石头叠在另一块石头上面的。石头磨得很平,至今已历时数千年,人们也很难用一把锋利的铅笔刀插入石块之间的缝隙。而牛河梁积石冢也是用石块垒彻,采用三七压缝法,没有任何粘着物,可谓两者异曲同工。在冢的四周环绕立置彩陶筒形器,有只葬玉器的习俗。冢的中心部位设一大墓,是红山文化积石冢最重要的特点,中心大墓一岗一座,置于岗顶中央,是“一人独尊”观念的体现。积石冢附近往往有祭坛分布,    坛和冢的形状或方或圆,或方圆结合为一体,说明红山人已具有了天圆地方的观念。这一蔚为壮观的宗教圣地,处处透露着阶层分化的印痕,折射出文明时代的曙光。
    那么红山人为什么把积石冢建在大山的顶部呢?有一种观点认为,5000年以前红山人在长期的以渔猎为主的生涯中,对山有独到的理解和特殊的感情,他们认为山上是天神之所,因此红山人才把祖先安葬在山顶之上,埋葬在山顶上的祖先,自然也就获得了天神的资格。
    在积石冢上引人注目的是环绕积石冢排列的彩陶筒形器。这种筒形器上下中空又无底,高达半米,显然成为红山文化葬制的一大特色。它们的出现传递着怎样的信息呢?有人推测它们埋在石彻台阶的内侧,是为了营造通天接地的氛围;还有人认为是5000年前红山人使用的鼓,理由是把筒形器两头的圆口用野兽的皮蒙上,就可以在祭祀时敲响;也有人从力学的角度分析,认为筒形器竖着放置具有抗侧压力,让筒形器起到象堤坝一样的作用,使顶部的石块和边侧的石砌台阶不致塌落。考古学家郭大顺则这样认为,这种器物没有底,意味着上下贯通的含义,与红山人沟通天地的思想观念紧密相连,应是祭祀所用的祭礼器。
 
    三、“塔”里的主人何许人也
 
 
第五地点中心大墓
 
    埃及金字塔所葬是埃及国王法老,红山文化积石冢葬的是什么人呢?原来积石冢所葬都是男性,是红山部落的首领和巫师。
    第二地点是规模最大的一处积石冢,共分为6个单元,其中的一号冢4号墓很特别。墓主是一位成年男性,随葬3件玉器,头下枕一件马蹄形玉箍,胸前佩挂着一对玉猪龙。墓主的葬式为仰身直肢,但两条腿骨却是交叉起来的,与其它墓的葬式有所不同。墓主的葬式很象甲骨文中的“交”字,在《易经》里“交”字是“交泰”的意思,“交泰”就是将天地之气交融汇合在一起,部落里的巫就是一个沟通天地的人物,那么推测这个墓主就是掌管宗教的巫觋、祭司一类比较显赫的人物。
    第二地点一号冢的21号墓,当打开这座墓葬之后,琳琅满目各种造型的玉器,竟然有20件,这是牛河梁发现随葬玉器最多的一座墓葬,其规模仅次于山岗中心大墓,在老年男性的周身陈祭大量玉器。计有马蹄形玉箍、兽面玉牌饰、勾云形玉佩、玉龟壳、琮式玉珠、管形器和双联玉璧,其余都为玉璧。经鉴定墓主人是一位身份、地位很高的巫师。
    第五地点中心大墓的主人,是一个老年男性,陪葬丰厚的葬品,随葬7件玉器,勾云形玉佩竖置放在右胸部,下边压着一件玉箍,右手腕带着一个玉镯,两件玉璧放在头部的两侧,双手各握一个玉龟。经考证,勾云形玉佩是墓主人的权仗,玉龟是象征高贵、长寿的神灵,显示“一人独尊”的大墓主人应是红山部落的首领兼巫师。
    在挖掘的60多座墓葬中,发现红山文化的先民只用玉器陪葬,专家们认为这些玉器不是装饰品,是祭祀用的礼器,同时也是墓主人身份、地位、等级的象征。在红山文化晚期已经出现了比较完备的玉礼制,这是中国最早的礼制形态。
[1] [2] [3]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朝阳街少帅府巷48号    辽ICP备07002464号    通用网址:辽宁省文化厅
 
主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厅    承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厅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