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山人的重大进步——保存火种
 
 
金牛山人用火
 
    用火,是人类继制造工具后的又一重大发明。有了火,我们的祖先可以摆脱茹毛饮血的生活,开始吃到熟食。这样不仅可以抵御寒冷的侵袭、野兽的攻击,更重要的是扩大了人类的食物来源,改善了人的体质,对人类的进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28万年前,我们的祖先还不会人工取火,他们只懂得使用自然火。那么,他们是怎样保存火种,使之长时间不灭的呢?在金牛山人居住的洞穴里面发现了丰富的用火痕迹,包括为数不少的炭屑、烧骨和灰堆。最能说明问题的是灰堆,在洞穴里共发现了11个灰堆,灰堆的平面和剖面都比较规整,显然是为了控制火而精心准备的。金牛山人在生火之前先在地面用石头垒起一个圆形的石头圈,以控制篝火的范围,类似后来的“灶”,然后在“灶”里烧烤食物。从遗迹可看出,灰烬分布于石圈内,灰烬层在剖面上首尾相连,说明当时的火种基本没有熄灭过。灰烬层的顶部、中部和底部分布许多石块,表面由于长时间烧烤而成层剥落碎屑或呈粉末状。这种保存火种的方法叫“土石封火”。
    从以上的情况我们可以想象金牛山人的生活场景:28万年前,一个由四五十人组成的有血缘关系的原始人群来到金牛山,他们利用火的威力赶跑了居住在洞穴中的野兽,开始了他们穴居的生活。白天男人们外出打猎,有时要数天才能带着猎物归来,妇女们则带着小孩在周围的山林和草地间采集植物和果实。晚上回到洞穴,扒开封火的火堆,引起篝火。人们围坐在篝火旁,烧烤各种食物,然后一起分享美食。

挑战“非洲起源说”
 
 
    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原始社会,聪明的金牛山人已能熟练地控制火源,以强健的体魄率先跨入早期智人阶段。与元谋人(早期直立人)、北京人(晚期直立人)构成了人类进化史上的三个连续发展的阶段,填补了我国人类发展史的空白,为驳斥人类“非洲起源说”又添一有力证据。
    早在20世纪60年代,人类学界流行观点认为非洲是早期人类的起源地,人类祖先是埃及古猿,因在埃及发现其化石而得名。后来,埃及古猿的一支在1500万年前从非洲走向各大陆,逐渐演化成人。20世纪80年代初,在中国云南境内发现了距今800万年的原始人类头骨化石,对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1987年,美国学者根据对世界各地147位现代妇女胎盘细胞中线粒体DNA的测试结果,提出“所有现代人中都是2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位妇女的后代”,即“夏娃学说”。这一观点对人类起源学说的影响极大,但金牛山人的发现对这一观点提出了有力的挑战。因为金牛山遗址地处亚洲大陆东部,在地理位置上与非洲相去甚远;而其距今年代为28万年,相对于非洲种源来说不但不晚还要早将近10万年。
    “人类起源”一直以来都是倍受学界关注而又悬而未决的热点问题。1998年,当今世界科学风云人物之一、人类遗传学界的泰斗、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卡瓦利·斯福扎在他的著作《人类的大迁徙》一书中,认为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分析,我们整个人类都源自非洲;从历史语言学的角度,我们整个人类曾经拥有一种共同的语言。可见,人类起源问题的争论还远未停止。随着考古资料的不断新发现,科学的不断进步,相信人类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1] [2] [3]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朝阳街少帅府巷48号    辽ICP备07002464号    通用网址:辽宁省文化厅
 
主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厅    承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厅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