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双陆棋
 
    古往今来,人们就有下棋娱乐的传统。每当提起棋类,相信大家都能说出或者会玩几种,诸如象棋、围棋、军棋、跳棋、五子棋等等。它是风行于辽代契丹族的一种娱乐项目,那么,这套古代棋是从哪里发现的呢?我们首先要从叶茂台这个地方谈起。

    叶茂台是位于辽宁省法库县城西90华里101国道线上的一个小镇。它南面平川,北、西两面靠山。“叶茂”二字本是形容树木或其他植物根深叶盛之状,但也常引申为繁荣昌盛之意。然而,当初这里并非叫“叶茂台”。据说,由于当时此地山林茂密,野草丛生,山禽野兽时常出没,特别是一种叫做鸱鸮的山禽甚多,这种鸟头部长的像猫,夜里鸣叫觅食,俗称“夜猫子”,故其村名取为“夜猫台”、也有称呼“野猫台”的。后来,法库县觉得此名不雅,依据地貌特点,将其名改为“叶茂台”。这个名字不仅保留了原称的谐音,同时还有兴旺发达的寓意。

    著名的叶茂台辽墓群就坐落在这里的山坡上。从1953年发现第一座墓葬开始,至今,已有计划地发掘辽代墓葬23座。其中最重要的两座墓葬是1974年春发掘的7号墓和1976年春发掘的16号墓。7号墓葬保存最完整、出土文物最丰富,是辽宁地区辽墓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因此,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遗憾的是,7号墓葬没有出土关于墓主人身份的任何文字,专家只能推断墓主人为一老年女性,至于她姓甚名谁,其墓与前面发现的几座墓葬关系如何,都不得而知。直到1976年春季,萧义墓的“浮出水面”,才揭开了这个历史之谜。墓中长达1745字的墓志,不仅表明了该墓主人的身份,同时还向世人宣告,叶茂台西山和北山名“圣迹山”,叶茂台墓群即辽代萧氏后族墓地。

    这套双陆棋就是在叶茂台7号辽墓中发现的,是出土漆器中最重要的一件,当时就摆放在棺床小帐前面西侧的木椅上,由一块棋板和三十枚棋子组成。棋板为长方形,长52.8厘米、宽25.4厘米,髹黑漆,但已磨蚀露木。在棋板两条长边的中间部位各以骨片嵌刻出一个月牙形“门”标,门标的两侧又各嵌出六个圆形“梁”标,“六”和“陆”是谐音,因此称它为“双陆”。锥形棋子,尖顶平底,中有束腰,极似微型手榴弹,高4.6厘米、底径2.5厘米,共30枚,一半为白子,一半为黑子,分属于对阵双方。出土时,每粒棋子都用黄罗包裹,当时棋盘上还留有残罗片。此外,还有两枚骨质的骰子,出土时放在黑漆盆内。黑漆盆木胎夹纻,矮身平底,髹黑漆,口有套镶痕,可知原有金属包镶扣边,现已不存,外底有朱漆所书“庚午岁李上牢”六字。高10厘米,口径44.5厘米,底径34厘米,应是对弈时掷骰子的器具。

    双陆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博戏”。关于它的起源,历史上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从古印度传来的。北宋初年晏殊在《类要》中说:双陆“始自天竺,即《涅槃经》之波罗塞戏,三国魏黄初间流人中国。”南宋洪遵《谱双》序中云:“双陆最近古,号雅戏。以传记考之,获四名,曰握槊、曰长行、曰婆罗塞戏、曰双陆,盖始于西竺,流行于曹魏,盛行于梁、陈、魏、齐、隋、唐之间。”还有人认为是由中国古代“六博”演化而来的。据史载,六博是中国最早的赌博游戏,相传起源于夏代,有“乌曹作博”之说。六博由掷具、棋子和棋盘三部分组成。掷具即投子,就是后来的骰子,由竹木等材料制成。棋子称博,又称马,共12枚,黑白各半,双方各执一色。棋盘称局或曲道。《古博经》云,局分十二道。其博法有“翻鱼得筹”法等。六博流行于西周、春秋、战国和秦汉时期,后渐为新的博戏品种所代替。在《列子》中曾有“击博”的记载,东晋张湛在为《列子》所作的注释中说:“‘击博’即‘击打也’,如今双陆棋也。”明周祈在《名义考》中明确地说:“双陆,古谓之十二棋,又谓之六博。”

    虽然在双陆的起源、称谓方面存在着不同看法,但是,双陆流行于曹魏,盛行于隋唐、宋元时期确是肯定的。在唐代,很多皇帝都热衷于玩双陆棋,武则天就是一个双陆棋迷,史料记载她连做梦都在与人对弈。上行下效,不仅王公大人乐于此道,而且在寻常百姓中也非常流行,甚至还常被文人当作素材进行创作。著名画家周昉在他的《内人双陆图》中就极为生动而具体地描绘出唐朝宫廷中盛行的双陆博戏的场景。反映唐朝双陆棋的,不仅有周昉的绘画,还有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的“博戏诗”,诗里提到了唐朝流行的四种博戏,其中的“长行”就是双陆棋。

    关于双陆的戏法,唐人张读在《宣室志》中曾以说梦的形式对其进行了极其有趣的叙述,说有一位秀才在洛阳城内一所空宅里过夜,看见堂中走出道士和和尚各十五人,排成六行,另有两个怪物跟着出来各有二十一个洞眼,其中四眼闪着红光。道士与和尚在怪物的指挥下或奔或走,分布四方,聚散无常。凡当一人单行时,常被对方的人众击倒而离开。这位秀才非常奇怪,第二天便在堂上寻找,结果从壁内角中发现长行子三十枚,骰子一对,这才明白了原委。《谱双》、《新编纂图增类群书类要事林广记》中都有较具体的行棋方法。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