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宫廷内外盛行的双陆棋对宋、辽,特别是对辽代契丹族影响很大。《辽史》、《续资治通鉴长编》、《契丹国志》、《松漠纪闻》等史料中,都有关于契丹皇帝、后妃同臣僚、外使打双陆的记载。辽圣宗统和六年(988年)九月,皇太后幸韩德让帐,厚加赏赉,“命从臣分朋双陆以尽欢”。开泰二年(1013),北宋晁迥出使契丹还宋后上奏真宗皇帝说:“(辽主)夏月以布易毡帐,藉草围棋、双陆。”辽兴宗曾与皇太弟耶律重元打双陆,并“赌以居民城邑”,结果兴宗屡败,前后连输数城。一天,兴宗又赌双陆,伶官罗衣轻指其局说:“双陆休痴,和你都输去也!”“帝始悟,不复戏。”辽道宗末年,女真首领阿骨打进见道宗,“与辽贵人双陆,贵人投琼,不胜,妄行马,(阿)骨打愤甚,拔小佩刀欲刺之”,从行者悟室(完颜希尹)连忙劝止,才未酿成大祸。又,耶律大石曾与宗翰“为双陆戏,争道相忿,宗翰心欲杀之而不言”,大石害怕,连夜弃其妻,携五子宵遁。

    不过,这时期的双陆已有南北之分。南双陆流行于广东番禺一带,又称番禺双陆。北双陆流行于辽金,又分平双陆、三梁双陆、七梁双陆、打间双陆、回回双陆等等。据南宋洪遵《谱双》云:“平双陆一名契丹双陆。凡置局,二人白墨各十五马为数,用骰子二,据彩数下马。白马自右归左,墨马自左归右。凡马尽过门后,方许对彩拈出。如白马过门掷六二即出左后一梁,左后五梁马遇它彩亦然。拈马先尽赢一筹,或拈尽而敌马未拈赢双筹。”

    7号墓虽未出土文字资料,不知其主人何许人,但从出土文物分析,专家认为女主人一定与皇室有关,属辽代社会上层人物。因此,随葬双陆棋正与主人身份吻合,是当时上层社会真实生活情景的写照。虽然对双陆的史料记载颇多,在日本正仓院也存有一副唐代双陆。但是,在辽墓中出土实物还是第一次,同时,亦是我国现存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一组双陆棋,对研究中国的博戏和赌博史都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双陆作为一种博戏,南宋时,在中原地区开始衰落,但并没有立即消失。元代时,仍然流行,只是这时棋子多为马头形,故元人又称双陆博戏为“打马”。《元史》记载,顺帝颇好双陆,乃于内殿与宠臣哈麻“以双陆为戏”。诗人张宪《咏双陆》诗云:“君马一十五,臣马一十五。共成三十骑,相距河之浒”等等。《事林广记》续集中还存有一幅蒙古官员对博图,列了行马(马即棋子)骰子点的详细名称及下棋的具体步骤。下这种棋是二人左右对坐,摆上棋子,分路布列。“白马自右归左,黑马自左归右”,“马先出尽者为胜”,等等。

    明代记载双陆的文字已经很少,但它的最终失传却是在清代。然而,双陆这种古老的游戏现在已被电脑商重新开发出来了,在WindowsXP自带的游戏中就找能到“双陆棋”。借助互联网的影响,它已成为风靡全球的智力游戏。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网络上体验一下双陆棋的魅力。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