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洪荒—辽河流域的远古人类
 
    上一讲谈到的辽河流域最早的人类祖先—营口金牛山人,把我们带到了几十万年前茹毛饮血、人兽大战的洞穴岁月。在漫长的劳动过程中,我们的祖先不但改造着大自然,也在不断地改变着自身:人类的双手越来越灵巧,大脑也越来越发达。辽河流域较金牛山人进步的鸽子洞人和小孤山人便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
 
古人类之家—鸽子洞
    鸽子洞遗址位于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甘昭乡的大凌河西岸。1965年秋,老一辈考古学家孙守道在辽西地区进行古生物化石调查时发现,因洞中栖息着成群的野生鸽子而得名。经考古发掘,发现人骨化石4件,动物骨骼化石30余种以及280多件石制品。年代距今大约5万—7万年,属于旧石器时代中晚期遗存。这是辽宁省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从此揭开了辽宁省旧石器文化和古人类研究工作的序幕。鸽子洞遗址为我们研究辽宁地区人类进化、动物种类以及地理环境的变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原始人住“别墅”
 
    大凌河发源于凌源市打鹿沟,流经朝阳、锦州,注入渤海湾,全长近400公里,在大凌河沿岸广泛分布着奥陶纪石灰岩和侏罗纪紫红色砂页岩。石灰岩是一种可溶性岩石,受地壳缓慢上升的影响,在地下水的长期溶蚀下发育了各种各样的洞穴,分上下两带洞穴群,连绵起伏,仿佛一道天然屏障,鸽子洞即下带洞穴群中的一座。从河岸看上去,它深嵌于岸边陡峭的悬崖之间,洞口较大,朝东向阳,下临大凌河河床,高出水面35米,远远望去,俨然一座宜人的天然别墅。看到这里有人会难以置信:高出水面35米,鸽子洞人是怎么出入这座别墅的?其实,鸽子洞人生活时期,洞口仅高出河床5米,后来环境变迁,地壳不断抬升,导致河流下切,才形成今天的地理形势。
    鸽子洞里面还有很多附属洞,最大的主洞高约20米,宽约12米,进深将近10米,还有形似勺子的“勺子洞”。除了下洞(因其堆积大量食肉动物化石而又被称为“化石洞”)不能居住外,整个鸽子洞可容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居住。著名考古专家郭大顺形象地将其比喻为“古人类之家”。

[1] [2] [3]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朝阳街少帅府巷48号    辽ICP备07002464号    通用网址:辽宁省文化厅
 
主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厅    承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厅信息中心